• 白羽肉雞行業大咖訪談錄|“斜杠青年”金衛東

    2020-12-03 15:31:04
    微信圖片_20201130160121.jpg


    素描金衛東>>
    理性與感性
    渾身上下都透著睿智與自信。

    這是金衛東的氣場,傳遞給接近者的印象。

    作為1989年畢業的碩士研究生,其睿智自不必說。長期以來,他秉持做研究的心態,來做需要做的每一件事,哪怕一開始學的并不是養殖專業。禾豐發展到今天,已經成為行業名列前茅的企業。在企業發展過程中,他對行業發展的精準分析,每一個問題都能條分縷析,有理有據,哪怕是與同為行業龍頭企業的意見相左,其態度亦讓人心服口服,讓異議者愿意甚至是很愉悅地與之進行更深入的探討。就連要不要吃雞、如何吃雞、吃多少雞,他都能搬出一套歷史的、民族的、文化的論據出來,讓你不得不佩服他的學識之淵博。他還曾在各種場合公開表示,如果全國農牧業的老板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一起進行語數外理化等考試,他毫無疑問可以名列前茅。

    這純粹是一個很自信、很理性的人吧。

    然而,相映成趣的是,他的感性,一樣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在武漢疫情封城期間,金衛東和夫人一道,按《楚辭·離騷》的文風,寫出了《武漢·九歌》(可點擊查看),以至于連他在國外的同學看到了也不敢相信是他寫的。夫婦倆從2月5日開始寫了一整天,第二天繼續戰斗,寫到下午4點,最后完成了9篇。他說,他要用這種特殊的方式,為武漢加油,與武漢人民并肩戰斗,共克時艱,戰勝疫情,他不僅給武漢人民以精神食糧,還捐款1200萬元并購買27輛救護車支援各地抗疫。

    理性與感性,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都不能成為他準確的標簽。

     


    “斜杠青年”金衛東 
    ——訪遼寧禾豐牧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金衛東

    白羽肉雞行業發展到今天,已經涌現出多家上市公司,出了百億企業幾百億企業,也產生了千億規劃,像禾豐牧業這樣的企業,營業收入、歸母凈利潤連續6年增長,去年這兩項指標增速均接近120%。禾豐為什么發展得這么好?掌門人是個什么樣的人?

    本期白羽肉雞大咖訪談錄走進禾豐,意外地發現了一名“斜杠青年”。

    “斜杠青年”——是一群不滿足于“專一職業”的生活方式,而選擇擁有多重身份和標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他們不滿足單一身份和標簽的束縛,而是根據自己的特長和興趣愛好,在多個身份中自由轉換。在介紹這些人時,必須要用“斜杠”來區分,比如禾豐牧業的創始人、董事長金衛東:研究生/企業家/文學愛好者……

    1.jpg


      研究生金衛東
    記者:禾豐今天的成功,您好像特別歸功于您的研究生學歷?
    金衛東:是的,我是一名碩士研究生?,F在各位導師都有很多學生,好像碩士學生都排不上號。但我是1989年的碩士畢業生,那時候考個研究生真不容易。而且,我一直認為,碩士和本科生比是從一個學習者過渡為一個研究者,從一個被給予知識的人變成一個主動求索的人,所以碩士教育對我的一生影響最為重要。它影響我的知識結構、思維方式,影響我做事業的方式、方法。
    記者:具體表現在哪些方面呢?
    金衛東:首先,研究生教育經歷讓我形成了嚴謹科學的思維能力。不管考慮什么問題,我老是懷疑;不管別人多輝煌,我都不崇拜。前幾年有一個電視節目,都是講一些全國功成名就企業家的事跡,我從來不看,我愛人說我不謙虛。我說:“我不是不謙虛,是他們不真實。我今天看了,過幾年他又垮了;我今天看他創業奮斗,后來發現他主要是靠官商等背景,不是我們期望的成功,所以我不看?!睘槭裁催@樣呢?因為研究生教會我懷疑的態度、批判的方式。不管對什么都懷疑,不管現實中你是多么高高在上,我總是以批判的態度來看,我相信在事實面前人人平等。
    記者:除了思維的方面,那么專業修養方面呢?
    金衛東:生理生化學碩士學習使我養成了非常好的專業素養。專業素養讓我太受益了,我不吃保健品,也沒有時間經常鍛煉身體,但身體比同齡人還要好,因為自己知道什么該吃,什么不該吃;知道工作壓力大時不能節食;知道心理壓力大時腦神經消耗能量大;知道大腦神經系統耗能主要靠碳水化合物,所以就得多吃米飯;知道打麻將的時候別吃太飽,中間吃兩塊巧克力以保持頭腦清醒。專業素養讓我不太得病,學獸醫有無菌的概念,知道手不亂摸,知道到飯店點什么樣的菜好,知道經過熱加工基本無菌,知道過分的干凈也不行,如果跟所有微生物隔離,沒有免疫刺激也不行,所以看問題都要辯證。
    記者:具體到禾豐的發展上面,有哪些促進作用?
    金衛東:培養了我科學研究的能力。這個能力使得禾豐的科研方向比較準、科研投入比較精。我一直跟我們的技術人員強調科學素養、邏輯思維能力,這樣科研就能有的放矢,少走彎路。
    記者:所以,在白羽肉雞行業您一直不諱言抗生素?
    金衛東:食品安全有兩個含義:第一是數量安全,第二是質量安全。數量安全才能保證十幾億人吃得飽,抗生素的應用實際上是為了解決食品的數量安全問題,它能讓動物少得病,或者在疾病威脅面前還能存活,還能生長,甚至還能更快地生長。所以抗生素并不是洪水猛獸,它是為了解決人類面臨的最大危機和挑戰,是食品安全中的數量安全,是給人類做出巨大貢獻的功臣。
    事實上,我國在這一方面的要求更嚴格,比如瘦肉精,在美國是允許使用的;美國的肉牛,甚至也是允許使用生長激素的??梢哉f在食品安全方面,我們國家標準更高、管理更嚴格。
    記者:吃肉有多重要,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金衛東:如果把歐盟算作一個國家的話,中國人均吃肉蛋奶的數量是世界前10名,可是中國人均GDP還排在世界的第七十幾名,也就是說按照人均的富有程度,我們還是個窮人,可是我們吃的比很多發達國家還要好,國民表現也比那些發達國家好。中國現在得了那么多世界冠軍,是我們肌肉的力量更強了;中國得了那么多科學的獎項,有全世界最多的發明、最多的專利,每年發表的科技論文數量差不多占到世界的25%。這些說明我們不僅肌肉發達了,我們神經、大腦、思維能力也進一步提高,這些都是拜“吃肉蛋奶多”所賜。所以發達不發達,關鍵看吃啥。
    ?

       企業家金衛東
    記者:請您給我們分享一下禾豐的發展歷程。
    金衛東:禾豐是25年前創立的,1995年應該是中國改革開放初期階段的中期。在這個時期,我們國家飼料工業蓬勃發展,可是那個時候大行其道的是幾家外國公司。他們產品好,品牌好,技術過硬,摧枯拉朽,所到之處當地的國有飼料企業、小飼料廠,橫掃千軍如卷席。在這種情況下,禾豐的幾位創業者當年決心要以一己之力來逆轉三五家外資企業壟斷中國飼料行業的格局。
    我們知道,壟斷就有高額利潤,壟斷意味著掠奪式經營,但是我們不敢設想能夠在全國、全行業打破壟斷;開始是想有可能在一個省、一個市或者一個縣做到。當時我們平均年齡還不到30歲,也可以說是少年心事當拿云,有點不知天高地厚,同時也做好了應對失敗的準備,也意識到這樣的創業之旅對手異常強大,我們必須發揮團隊能量才有可能成功。
    記者:當時是一個什么樣的團隊呢?
    金衛東:禾豐當時是7個人一起創業,7個人平均只有30歲。7個人中,1個博士,3個碩士,3個本科生。別人就說禾豐能成功,因為禾豐這7個人是受過良好的自然科學教育的,同時又在外資企業經受過正規的商業訓練,且身居要職。但同時也有人認為禾豐不能長久成功,因為7個人年齡相近,學歷相當,7個人6個姓,3個民族,2個性別,親兄弟做生意也會散伙,何況是這樣的7個人。
    記者:那么這樣的判斷是否應驗了呢?
    金衛東:這兩個判斷,第一個判斷好像還是挺對的,禾豐從一個小公司變成個大公司,從一個飼料公司變成全面的一體化的產業鏈公司,禾豐也從一個區域公司變成一個全國公司,甚至變成跨國經營的公司,現在禾豐已經在國外7個國家建有十幾家工廠,國內有170多個企業,其中實體工廠近百家。同時禾豐從一個私人合伙制公司變成一家股份上市的公眾公司,這種公眾公司更有公信力,更有未來發展的后勁。預言禾豐能成功,是挺準的。
    第二個判斷說禾豐7人創業不會長久。今天我可以自豪地說,禾豐25年來,7個創業者沒忘初心,情同手足,始終在一起,一個也沒掉隊。除了股東張鐵生先生年近70已經退休外,其他的人都始終戰斗在管理的第一線。大家工作中各負其責,有爭論、有討論,但是在利益上嚴格自律,我們從來沒有因個人的私利,彼此發生過爭吵,紅過臉。因此,我們可以說給自己的員工做了一個好的榜樣,甚至在行業也成為大家有口皆碑的君子團隊。
    記者:這樣的管理團隊國內也不多,您認為您們的成功除了有共同的信念,同樣的教育背景,還有其他重要因素嗎?
    金衛東:我想大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這樣長期在一起,服務于一個企業,追求一個目的,當然是很不容易。最重要的我想是兩點:一是有共同的價值觀,理想追求一致;二是都有比較高尚的道德情操,都有嚴格自律、寬以待人的個人修養。特別是我的6個伙伴,他們身上就有更多這樣高尚的品德,才能容忍和擔待我這樣一個愛憎分明,還急躁的領頭人。當然我自己也努力地嚴格約束自己,符合伙伴的期望,符合我們事業發展的期望??傊€是很幸運。有人說我們的成功可以復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即使還是我們原來的7個人從頭再來,是否還能平安地走完一生的共同創業道路,其實在必然性的后面也有一些幸運的因素。
    記者:您對禾豐白羽肉雞事業的未來展望是讓14億中國人每人每年吃上1只禾豐雞,為什么呢?
    金衛東:雞應該是人類最早馴化和養殖的一個物種。雞肉味道鮮美,中國人很早就有“無雞不成席”的生活習慣。雞肉這么好,但是過去由于我們是個糧食匱乏的國家,整體上中華民族從古至今是個缺動物性食品的民族,缺到什么程度?大家知道《本草綱目》把藥和食放在同源上,食品就是藥品,藥也是食品?!侗静菥V目》把藥分成上、中、下三等,上等藥就是血肉有形之品,就是動物源性的物質都是藥,甚至動物的下腳料都是藥,比如頭發燒了叫血余碳,穿山甲的鱗片,把它烘焙了,研磨了就催乳,胎盤也舍不得扔掉,叫紫河車。凡是跟動物性相關的血肉有形之品,在本草綱目里都被稱為上藥。
    今天我們認為非常珍貴的人參,卻是植物性類的藥物,在《本草綱目》里只算中等藥品中藥;下藥指的是礦物硝石之類的無機物。這是《本草綱目》的三等分類。從《本草綱目》的分類你就能知道,中華民族是多么渴望動物性來源的食品,甚至驢皮變成阿膠,都要成為我們頂禮膜拜的圣品。我們這么缺動物性食品,所以我們吃雞也是吃得很少的。
    記者:我們要吃動物性肉品,并不一定是雞肉???
    金衛東:動物性肉品主要有三大類,就是雞肉、豬肉和牛肉。我們過去是怎么吃這三類?我們吃雞總是吃老母雞,因為在它有生殖能力的時候讓它下蛋,我們吃雞蛋;等到它不能產蛋了,八九年的老母雞,我們把它燉成湯,燉幾個小時,吃肉喝湯,這是我們吃雞。我們吃豬肉,在過去的年代,其實就是我成年之前,中國人吃豬肉,更主要的目的是吃油,肥肉才好賣,瘦肉沒人買。第三就吃牛肉,吃什么牛肉?吃的是老牛肉,耕地拉車的牛,到了牛不能耕地拉車的時候,吃很老很瘦的,要用高壓鍋才能燉得爛的牛肉。
    雞肉在這三種肉中是生產成本最低,環境壓力最小的。飼養牛、豬都用更多的水,吃更多的飼料,豬料肉比大約3∶1,牛料肉比大約6∶1,而肉雞的料肉比1.5、1.6∶1,它轉化成肉的效率更高。所以雞肉是環境友好的肉,是資源節約的肉,同時雞肉的脂肪低,膽固醇低,能量低,蛋白高。雞肉沒有種族的藩籬和界限,世界上那些信仰伊斯蘭教的、猶太教的,印度教的很多人不吃豬肉,有的不吃牛肉,但是雞肉哪個人群都喜歡吃。還有雞肉是運動達人們最喜歡的食品。我看到別人采訪C羅,問他:“你日常飲食都吃什么?”他說:“我就吃兩種東西:一個是吃蔬菜,一個吃白水煮雞胸肉?!边^去大家說歐美運動員就吃牛肉,不吃豬肉,怕脂肪多?,F在牛肉也要讓位給雞肉了。
    總體來看,雞肉在世界各國的消費水平,大概能占到肉類消費總量的30%。而在一些現代生活節奏快的國家,比如美國高達40%,在中國現在據不完全統計,應該是只占到肉類消費總量的21%左右??紤]到中國的人口和資源的配比情況,中國人將來肉類消費中雞肉占比應該超過40%,因為雞肉更有未來——雞肉代表著時尚,代表著年輕,代表著方便,代表著節省,代表著保護環境。
    記者:要實現這個目標,您認為全行業應該怎么做?
    金衛東:我想要實現,它應該是幾個方面:第一,要有資本。這個行業現在是重資產,因為它的設施設備投入得多。第二,有品種。關于品種有兩種觀點截然不同:一種觀點就是中國應該培育自己的優良肉雞品種,不能總是依賴進口,覺得這樣受制于人,被卡脖子?,F在有一些大集團開始要著手自己育種。
    而包括我在內的另一種觀點,認為沒必要什么都自己從頭做。全球是一個大的經濟共同體,所謂的中國現在被卡脖子,其實大多數國家好像都不搞肉雞育種,全世界就那么幾個家禽育種公司,在美國和歐洲的那么三兩個國家,這就是分工。我看他們這些公司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并不是大富大貴,甚至有的都瀕臨破產,又被別人整合吃掉,就說明他們也不能通過壟斷帶來暴額利潤。還有目前這幾個優良肉雞品種也不是哪個國家所獨有,他們都是在幾十年幾百年的過程中,世界各國優良基因的高度雜交,重新組合。
    白羽肉雞中其實就有中國九斤黃雞的基因,因此不要特別的民粹主義,不要特別的自我封閉。如果供大于求,自然誰都掙不了多少錢。如果供小于求,那么我們也可以引進他們的種雞進行選育。還是這個品種,我們就把更好形狀的個體選育下來留作種雞,不管這個品種是艾維因,還是羅曼,它們都可以在中國通過選育達到保種擴繁的目的,甚至可以讓它在這里適應本地的情況,發育和表現得更好,不必要再另起爐灶,為了創立一個新物種,再去做那么多從頭再來的工作。
    我們要特別注意環境的清潔。環境清潔,雞就不得病,不僅不用抗生素藥品,甚至疫苗我們也可以逐漸地少用乃至于不用。將來的無抗應該包含了既沒有抗生素,也沒有多余的抗體。一個動物打了很多疫苗,我想也消耗了很多營養。這就好像一個國家養了太多的軍隊,經濟就搞不上去。一個發達的國家,甚至沒有軍隊,追求和平,把國家所有的財力都用于改善生活??墒且坏┯袘馉幫{了,馬上就能讓預備役直接上戰場,這才是最好的。所以我們未來的動物也應該平時不僅不使用抗生素,也沒有多少抗病的抗體,可是一旦有疾病威脅的時候,它又能馬上動員自己的身體力量來抵抗疾病,這才是未來最好的前途。
    當然,孰是孰非,還得市場檢驗。
    記者:您剛才分享的是對于行業的思考,具體到禾豐,將要怎么做?
    金衛東:我們所有的屠宰加工企業都是高度自動化現代化的設施設備,我們的養殖已經全部實現封閉式雞舍不依賴外部環境,全部實現上籠內的飼養。這樣的話,采光、給水、環境控制、溫度、濕度、風力,全部的都以動物最佳狀態為依據,做調整??梢哉f,禾豐白羽肉雞的生產效率、加工效率、安全性保障都走在行業的前列。
    ?

      文學愛好者金衛東
    記者:新冠疫情暴發期間,您和夫人為什么會寫作《武漢·九歌》?
    金衛東:我是一個文學愛好者——研究生教育使我擁有了知識分子情懷。不僅為自己,也要有家國天下的意識。我開玩笑說自己就是男人的身體、女人的心;企業家的身份,卻長了一個文人、知識分子的內心。我一直認為,古人那些輝煌詩篇歷久彌新成為我們永遠的精神財富。作為企業家,我們不僅創造財富、追求價值,我們也要記住人生還有詩和遠方。
    2月5日,我和我愛人在家里看到武漢疫情肆虐封城,武漢、湖北這些勇敢的民眾讓我們非常地受鼓舞。我愛人是武漢人,我也在武漢工作過,我們對湖北、對武漢非常有感情。其實我有沖動做個志愿者,想加入遼寧省去武漢的醫療隊,后來別人說你是獸醫還不行。那個時候不被允許到前線去,那么我就拿起筆來,想寫一首長詩來歌頌湖北人民、武漢人民,來鼓舞他們。我和我愛人一拍即合,決定采用屈原的楚辭的風格,寫了一首《武漢·九歌》,從武漢的歷史、人文、文化、詩詞、傳說、美食到疫情、到湖北精神。
    記者:這個過程是怎么樣的?
    金衛東:從2月5日開始寫了一整天,第二天繼續戰斗,寫到下午4點,完成了6篇,這個時候就江郎才盡了,兩個人都覺得寫不下去了。兩個人在一起,我們寫的方法是她寫一首交給我來修改,我寫一首交給她來修改,這樣到了下午就偃旗息鼓,要睡一覺,起來再喝杯咖啡,這個時候又峰回路轉,又才思如泉涌,下筆如有神,又在一個小時之內把后面三篇寫好,所以從第一篇的武漢九省《通衢》,到最后一篇歌頌湖北人靈魂精神的《漢魂。寫完以后,被媒體發表,中新社也發表了,讀者量就大了,可能千萬級的,還有很多海外的讀者。我的同學在海外還看到了。這也是給抗疫救災貢獻了另一種獨特的力量。
    記者:除此之外,你們還做了不少貢獻吧?
    金衛東:是的,為了應對疫情,禾豐共捐資1200萬元,一半是企業捐的,都是現金,一半是管理者個人捐的,這1200萬元都用在關鍵的地方。比如說我們購買了27輛救護車,分發給全國的多個縣和縣級以下的醫療服務部門;這些錢中的一部分用于支援遼寧省去湖北前線的醫務人員,遼寧省這次去了2000多人。在這2000多人赴前線抗疫的過程中,每個家庭每周會收到禾豐送的蔬菜和肉類。這是我們作為社會公民、企業公民的良知和義務。
    記者:在抗擊新冠疫情期間,禾豐是如何做好自身工作的呢?
    金衛東:疫情期間,我們禾豐第一時間復工復產。正月初七,所有總經理都到崗,第一周我們就實現了禾豐國內所有工廠80%的復工,第二周實現了90%的復工,這個速度是全行業最領先的。因為我們的行業特殊,我們的動物不能不采食,雞不能餓、豬不能餓、牛不能餓,所以保民生、保行業是我們當時最主要的壓力。當然頂著壓力來復工復產,也面臨當時交通不暢,甚至有一些地方為了安全,不主張企業外地員工回來,企業的經濟負擔和現實的安全負擔都很大。在風險面前,我們不計成本加強對員工的保護,保證員工身體健康,禾豐一萬多名員工,在快速復工復產過程中,沒有一個人感染新冠病毒。
    記者:針對這次疫情,您有什么樣的思考?
    金衛東:這次疫情讓我們看到,其實人類是大自然中的一員。人類應該尊重自然,尊重規律,尊重其他物種,這是第一個思考。第二個思考就是企業的經營既應該瞄準國際市場,也應該把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看得更重一些。因為只有做好了自己的事情,才能更從容地做外部的事情。第三也看到了在這次疫情面前,我們國家我們的社會制度、治理能力,是能經得起這種大的自然災害、疫病災害的考驗的,應該說這次我們得了最高分,也感到很自豪、很欣慰。

    ?

    策劃 | 采訪:李濤

    文字:李濤 陳年久

    統籌:郭敏 張華清

    新媒體:王廷芳 孟渤鈞

    來源:中國食品安全報




    標簽

    上一篇:金衛東:肉食者強2020-11-19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 火影忍者博人传迅雷下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